联系人:慕容明月
电 话:124324567980-
手机号:12346132768985
传 真:765434657687
地 址:地球人
  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丨因材施教,让学生吃得饱也不掉队>>您当前位置:官网首页 > 公司新闻 >

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丨因材施教,让学生吃得饱也不掉队

作者: 时间:2019-07-23 11:05

寻找共和国同龄人

  我刚好是1949年出生的,与共和国是同龄人,也见证了这数十年来我国生活、教育等方面的巨大变化。

  清苦的童年

  我是岱山人,我的童年可以说是很清苦。当时家里有兄弟姐妹5个,爷爷过世得早,只留下奶奶与我们一起住。全家8口人一起生活,每月的粮食都是不够吃的。

  我们农村生产队里当时是8毛钱一工,父母的工作就是种水稻种蔬菜,日子过得非常艰难。所以在那个时间,我一遇上假期就会帮着父母一起下田去割水稻收麦子,一起帮着赚钱。毕竟全家这么多人要吃,口粮完全不够。

  我是家中的老二,大哥读完小学就去参加劳动了。毕竟那时家里生活困难,父母要负担这么多人也很辛苦,大哥作为家中的长兄,为了照顾弟弟妹妹,就舍弃了自己的学业。其实,那时候大哥的读书成绩比我好。

  幸亏后来国家也出台减免政策,对家庭困难的学生可减免部分学费,我才能一直读书。

  那时,家里每天吃的菜大多是咸菜,没油的。衣裤上都是补丁加补丁,平时还能穿着草鞋上学,一旦遇上下雨天就只能赤脚上学了,因为草鞋泡了水就容易散架。当时全家仅有一顶雨伞,还是一顶发了霉的帆布雨伞,当宝贝一样。所以下雨天我只能头顶着破布袋光着脚上下学。

  虽然读书时,部分的学费减免了,但做作业的本子等还需要自己买的,当时需要另外交出2毛钱来,但我家太清苦了,这笔钱都交不出来。没办法,我只能抽空去割稻,再去帮着父母一起卖家里自留地里收上来的蔬菜,一分一分积攒下来后才交齐。

  生活好转,第一次吃上了苹果

  我是在初中的时候才第一次吃到苹果。那时候大家的收入也比以前高点了,工钱从8毛钱一工上升到了1元钱一工,然后是1.2元一工了。再加上哥哥参加工作了,家里的负担减轻了不少,生活也改善了不少,家里还偶尔买得起苹果。

  后来,每隔两年,家里过年都能给我们穿上新衣服,生活也有了盼头。

  初中的时候,我成为了岱山县少年篮球队的一员,并跟着篮球队来定海比赛,当时也是我第一次出岛到定海。那时我已十五六岁了,但因为营养不良,人长得比较矮小,篮球队发的队服套在身上显得特别大,袖子更是长出一大截,跟唱戏的一样。不过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我的篮球就一直打得特别好,后来在工作学习中也一直没有放弃掉。

  初中毕业后,我又考进了岱山中学就读高中,属于1968届高中毕业生。但读了一年后,_____开始,学校相继停课闹革命。最后,我又返回了家乡参加劳动,进入了岱山高亭农业队,成了一名农民。

  成为了首批工农兵大学生

  1970年恰逢首批工农兵大学生招生。当时高亭镇共分得3个名额,其中工人2人,农民1人。那个农民名额就给了我。因为我当时学历是高亭农业队里最高的,加上队里实行无计名投票,队里百分之九十多的人支持我去上工农兵大学。

  当时我去了杭州大学数学系读书,1970年去的,1973年毕业分配,被分配到了舟山中学。当时我并不愿意到定海工作,想回岱山,一来是老母亲在岱山,二来是感觉自己学历不够,无法胜任教师的岗位。但最后,在领导的坚持下,我在舟山中学上任了。

  当时我的年纪比较轻,所以心里暗暗下了两个决定:一个是业务上要多坚持努力。毕竟当时自己高中只读了一年,心里发虚。所幸我在读高中的时候,学会了两门外语,一门是俄语,一门是英语。这两门外语我至今还记得很清楚。

  那时我每天早上起来读书,每天早上4点多就起床了。当时舟山中学教师楼里最早起床的除了我,就是图书馆的老师了。我喜欢在早上看书,更喜欢在上厕所的时候解难题。看完书刚好是5点多天亮了,我就会去操场上打打篮球做做运动。

  晚上是我的备课时间,每天我还会抽出20~30分钟练字,一直坚持,从不懈怠。

  我的第二个决定就是觉得我自己是一个年轻人,应该凡事都做在前面。当时数学组只有十来个人,每天我都是第一个到。当时热水要去食堂打,我将办公室里的4个热水瓶都打满了水,还扫好了地。虽然当时劳动是轮流的,但我想我比较年轻,就多做点。所以领导们对我的印象都非常好。

  当了多年班主任曾经辅导数学竞赛

  1974年,由于学校里一个班主任生病,我就成了班里的副班主任,并代其家访。当时学生最远住在马目。记得有一次去马目家访,结果回定海的班车没有了,那时马目开往定海的班车一天就下午一班。于是我就自己走啊走啊,一直走到岑港才买了班车票。

  1974年至1976年,我连续当了三年的班主任。在1976年那个时候,由于知识的系统化,当时要求高中老师最好能熟悉初中教材,于是我就主动去了初中部,教了唯一一届的初中,1978年又返回到了高中部任教。

  也是那一届,初中部的6个班级竞赛考试,全市数学成绩最高分100分就是在我的班级中诞生的,90分的也有好几个。那时6个班级初中数学竞赛都是我一个人辅导的,毕竟我当时年纪轻,又是单身,时间相对比较多。

  恢复高考后探索出一套教学经验

  我1978年的时候光荣入党了,当时真的是很高兴,心里对自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

  1977年全国恢复高考,我在那一届当班主任,由于没有经验,学生的高考成绩考得并不理想。毕竟我当时年纪轻,认为只要让学生多做题就行了,因为在高考的时候我看了题目,觉得这些题学生们都做过了,应该可以取得好成绩。但是事实上学生的成绩不是很好。这件事对我的影响很深,也让我在教学中深刻认识到了一点:做得多并不一定好。只有适合学生的因材施教才是正确的。

  上世纪80年代,高中一度实行二年制,1984年后恢复了三年制。

  经过多年的教学后,我也摸索出了一套经验。1988年的那一年,是我教学生涯中学生取得最好成绩的一次。当时我所教的两个班级,数学高考平均成绩达到了116.7分,当时满分是120分。两个班级得满分的有30个左右。

  后来在全市的数学考研大组中心发言时,我就提出“当一个好的老师就是让所有的学生都得益”的观点,而不是只注意好的学生,让一部分的学生落下,也不能只注意差的学生,让好的同学吃不饱。我提出这个观点后,得到了不少同仁的支持。在课堂上做为一名老师,就是应该让好的学生吃得饱,让差的学生吃得了。

  学习生活变化巨大

  后来,我又担任了舟山市数学学会副会长、高中竞赛组组长,负责全市的数学竞赛。还成为了当时奥林匹克数学竞赛的教练员,是舟山仅有的两个人之一。那时候,学奥林匹克数学是一个很热门的课,很多学生都报名参加。所幸我辅导的好几个学生在省里还获得了奖项,毕竟当时全国仅有22人获奖。

  随着读高中的学生越来越多,1998年,舟山中学初中部停招学生。在舟山中学待了27年后,2002年我调去了市人大常委会,成了教科文卫委副主任,一直到退休。虽然离开了教学岗位,但我仍然关心着舟山的教育,想尽自己的能力为社会多做贡献。

  在我人生几十年中,亲眼见证了周边的变化,其中我们的生活水平变化是非常大的。想想我自己,从原先吃不饱、两年穿一次新衣服,到现在每天都可以穿新衣服。而舟山的家长们也从一开始不关心学生的成绩,到支持学生学习,到现在紧抓学生学习,态度上有了巨大的变化。但我也希望家长们在紧抓孩子的学习同时,也要注意学生的品质培养,毕竟品质是最根本,外表和荣誉都是附带的。




上一篇:全媒体快报|台风“丹娜丝”下午移入东海 “小跟班”紧随在后
下一篇:没有了